在河南省沈丘县李老庄乡刘堂行政村卢庄村头,青松翠柏掩映下,有一处墓碑,碑文上逝者的生平简介依稀可见……这里便是老红军战士卢子美的出生、长眠之地。从秘密入党,到不幸被俘与组织失联,再到恢复党籍,卢子美用半个世纪的时间,践行着对党的忠诚信仰。

1898年,卢子美出生在河南沈丘。虽然父辈都是农民,却对教育非常重视,卢子美从小就被送进了私塾读书,接受到了很好的教育。24岁入冯玉祥部当兵,1930年卢子美所在部队被蒋介石收编,是为26路军,1931年被调到江西宁都驻防。

卢子美不满蒋介石的反共政策,在行军途中出面袒护一个士兵,被打成重伤住院。疗伤期间,26路军总参谋长赵博生视察部队驻防情况,得知卢子美被打,就来到他的连队察看。在二人交谈中,赵博生了解到,卢子美出身贫寒且很有正义感,对其顿生好感。时隔一个星期,赵博生又一次来看望卢子美,两人家事国事无话不谈,一致认为蒋介石的反共政策不得人心。

赵博生说:“只有共产党才能领导中国人民推翻封建主义和殖民统治,让劳苦大众当家做主。”卢子美问:“共产党这么好,咱们上哪里去找呢?”赵博生说:“这不难,我就是共产党员。”卢子美说:“我能参加共产党,也为劳苦大众和中国革命作点贡献吗?”赵博生随即答应。

之后,赵博生把卢子美的情况向26路军地下党特别支部书记刘振亚、组织委员袁血卒进行了汇报,经特别党支部研究,决定由赵博生、袁血卒作为卢子美的入党介绍人,介绍卢子美加入中国共产党,并由赵博生组织实施。一天傍晚,赵博生和卢子美在一个小山沟里秘密进行了入党宣誓。

1931年,26路军爆发“宁都暴动”,后宣布投入红军部队,编为红5军团,卢子美被任命为营长。1933年,卢子美升任少共国际师45团团长,他率部参加了第四、第五次反“围剿”斗争,立下了赫赫战功。1934年,卢子美随队参加了长征,仍担任团长。

1935年6月,红军长征部队进入四川雅安地区。一天傍晚,卢子美带领两名战士去附近村里找向导,返回路上被敌军的便衣队包围。由于敌众我寡,经过激烈战斗,两名战士中弹牺牲,卢子美弹尽被俘。当时红军干部的服装与战士都一样,敌人并不知道卢子美的身份,卢子美后来趁敌人不注意,侥幸逃了出去。他日夜兼程,一连两个月也找不见红军踪影,由于人生地不熟、身无分文,无奈之下只能回到老家。

卢子美人在家乡,心里却想着党,思念战友和首长。1938年,卢子美得知红军到了陕北,就决定北上寻找部队。他与三弟卢子华一同出发,结果在路上遭遇了日军,一直未能到达延安。1940年、1942年,卢子美先后两次去大别山和湘西寻找队伍,均未能如愿。

既然找不到部队,不能在战场上痛快杀敌,那就在家发动群众,进行革命斗争。卢子美在家乡贫苦农民中秘密宣传党的政策,讲红军打土豪、分田地的革命故事,发展革命力量。此间,卢子美盼党找党,为党效力的初心不改。他向当地领导汇报了当红军的经历,恳求恢复党籍。由于当时的客观条件限制,未能查证落实。

新中国成立后,卢子美腿部旧伤复发,加上年老体弱,经组织批准离职休养。离职后,他仍积极为党工作。农业合作社运动中,他积极动员群众入社,还拿出自己的500元退职金和医疗费为集体购买大牲畜,自荐担任饲养员。1965年,村里办小学,青壮年文化人少,六十多岁的卢子美接受了培养下一代的任务,当起了民办教师。

几十年来,历尽生活沉浮的卢子美写下“平地行舟非好汉,惊涛骇浪识英雄”的对联贴在屋内,要求全家老小坚定革命信念,誓死跟党走,永远不动摇。

1979年8月,八十高龄的卢子美在女儿陪同下,拜访了红军时期的老上级、兰州军区政委肖华。两位老同志一见面,肖华握着卢子美的手说:“我找了你几十年,真没想到你还健在,没想到我们在这里重逢。”肖华清晰记得,在南雄水口战役中,卢子美率团英勇作战,消灭了国民党军一个师。虽双腿中了七弹,不能站立,仍坚持指挥作战,是肖华派担架把他抬下阵地的。

此后,肖华分别给地方相关部门写信,证明卢子美的红军历史。聂荣臻知道此事后,多次给河南省委打电话,要求尽快恢复卢子美同志的党籍。杨成武也复信为卢子美作证,并寄了回忆录《忆长征》一书。

1982年8月,卢子美51年前的入党介绍人袁血卒带着批件,专程来沈丘看望卢子美。1983年9月,卢子美恢复党籍,终酬夙愿。1985年1月,这位红军老团长去世。

一日入党,终生追随。卢子美一直用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虽历经坎坷,但初心不改,用行动将忠诚二字践行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