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曾经一起工作的同事,走到今天的这个地步,我内心非常震撼,今后一定要严守党纪法规,不能踏错一步!”日前,江苏省灌云县纪委监委派驻第二纪检监察组组织开展县人社局以案为鉴专题警示教育大会,深入剖析了县人社局就业促进科原负责人周平、原工作人员张雷利共同贪污一案,引发了在场100余名工作人员的热议。

周平、张雷利因利用职务便利伪造虚假材料套取职业技能培训补贴共计119.1万元,犯贪污罪。2020年5月20日,周平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张雷利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2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

周平曾担任灌云县人社局人力资源科科长,2014年,因其业务能力突出,单位领导便将职业技能培训补贴工作交由她负责。同年11月,张雷利经劳务派遣到县人社局就业促进科工作,协助周平一起开展职业技能培训补贴工作。

2015年10月,周平开始担任就业促进科负责人,周平和张雷利对职业技能培训补贴审核工作也越来越得心应手,并逐渐发现了补贴审核工作的漏洞。

按照培训补贴核发流程,张雷利收取申报材料,初步核查后留下失业登记证、职业技能证书、身份证、劳动合同、银行存折等材料的复印件,并统计出补贴发放名单表格,周平对名单和材料进行复审后,将发放名单表上报领导签字即可交由财务室发放。补贴申报的实体审核工作全由两人负责,缺乏监督和管理。

“这补贴钱拿得也太容易了,我们统计上报一下就行。”一次闲聊中,张雷利无意间用一句话概括了培训补贴申报的程序,就是这无意间的一句话仿佛一颗种子深深扎根在两人的心里。之后,两人开始在平时工作中有意无意收集起身份证复印件等相关材料。

2015年底,周平家里买了新房,手头比较紧,看着别人一笔一笔拿到补贴,心里滋生贪念。而此时恰好是补贴政策“五年一调”的政策调整期,检查工作相对较少,周平胆子就大起来,直接和张雷利商量起利用伪造材料套取补贴款的计划。

“高级职工培训补贴1000元,是补贴里最高的,既然都是做假的,不如就做补贴最高的。”张雷利提议按照最高的补贴标准伪造材料,多套点钱,周平欣然同意。

之后,张雷利负责利用遮盖替换、PS等手段伪造相关材料的复印件,制作补贴发放表。周平则利用业务关系将之前收集的身份证复印件拿到银行批量开一折通小本子,并将这些伪造材料掺杂在正规申报材料中进行上报。

“第一次报审时心里既害怕又矛盾。既怕被审核出来问题,钱拿不到,又怕审核不出来,自己就真的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回忆起第一次造假套钱的经历,周平这样说道。

那一次,她们顺利拿到了第一笔钱——24.4万元,两人直接拿着之前开户的一折通小本子取钱并平分。

“20多万,抵得上我两三年的工资了,这么大的一笔钱来得也太容易、太简单了,这样巨大的诱惑,让我私欲膨胀,于是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周平对第一次拿到钱的感受异常深刻。

贪欲的口子越扯越大。2016年1月至12月期间,两人前期还会收集人员信息材料,后来直接把之前使用过的信息材料修改时间后重复利用,还有几次直接全部使用伪造的材料进行申报。两人先后4次合谋套取补贴款共计75.3万元,与此同时,周平还背着张雷利,自己单独3次套取补贴款共计43.8万元。

后来,因在县内职业技能培训机构毕业的学员长时间没能拿到补贴款,培训机构以为周平和张雷利故意刁难,把补贴款私自截留,便向县纪委监委举报。

2019年4月9日,灌云县纪委监委对周平、张雷利二人立案调查。

当两人被留置时,还心存幻想和侥幸,认为自己套取的钱不是很多,事情不会走到最坏的一步。当办案人员一笔一笔梳理出二人的违纪违法事实后,两人才真正意识到问题性质的严重。

“如果没有踏错那一步,是不是还可以孝敬年迈的父母?是不是还可以陪伴女儿长大?是不是还可以有美满的家庭?但现在一起都毁了。”“我辜负了领导对自己的期望和信任,对不起自己的父母,也没有给孩子树立好榜样。”周平、张雷利在忏悔书中写下了深深的悔恨。

案件暴露出的补贴发放程序和监管制度上的漏洞,也引起了灌云县纪委监委的高度重视。为做实案件查办后半篇文章,县纪委监委向县人社局下发监察建议书,提出整改建议和整改时限。县人社局建立健全了《灌云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财务管理办法》《关于印发灌云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社会保险资金监督管理办法的通知》《关于印发灌云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内部审计工作计划的通知》等规章制度,及时堵塞制度漏洞。